糖果与涩舞chapter9

chapter8:http://xxxndashtttop.lofter.com/post/1db43e4a_10db1e61
ps:接吻了,告白了,下一章就开始正式交往了•.•
--------------------------------------------------
鹤丸对时装秀并没有多大兴趣,转头看向一旁的狮子王也是意兴阑珊的样子,狮子王吃完了第三个蛋糕后终于忍不住站起身,“我去一下洗手间。”目送着狮子王离去,鹤丸也站了起来,“我也去一下洗手间。”说完快步离开了。
一刻钟后,两人回到了自己的座位,落座间鹤丸不经意的瞟到三日月在吃蛋糕,因为嘴角沾了奶油,所以伸出舌尖舔了一下。看得鹤丸老脸一红,为什么这家伙吃个蛋糕也能这么色情啊。将视线从三日月那里收回后,鹤丸强忍着睡意有一搭没一搭的跟狮子王聊着天,好不容易撑到T台秀结束,接下来还要应对媒体,此时鹤丸的内心是崩溃的。
“好了,鹤丸小朋友快去接受媒体的轰炸吧。”回过神来鹤丸已经置身于媒体的包围圈当中,手上还拿着光忠设计的耳机,身旁站着同样拿着耳机的三日月。
“鹤丸先生,三日月先生你们手上的这款耳机是否就是这次秀场烛台切先生所推出的跨界合作系列的其中一款?”记者把话筒伸向了两人。
“是的。”
“据我所知,两人就是这次的合作方,那请问三日月先生你们这次合作的理念是什么?”
“互相启发,带来意想不到的创新亮点,让两个不相干的元素相互渗透,相互融合,带给消费者不一样的体验。”三日月一脸从容的笑着回答。
“鹤丸先生认为这次跨界合作的益处是什么呢?”又有记者开始向鹤丸提问。
“首先提高了双方品牌的知名度,其次发挥了不同类别品牌的协同效应,实现多个品牌从不同角度诠释用户的特征。”鹤丸说完微微颔了颔首。
“好的,那么我们就期待这款令人向往的耳机能够早日上市。”得到满意回答的记者撤下话筒,举起了相机。
两人面面相觑,片刻后,鹤丸搭着三日月的肩膀,三日月顺势搂住鹤丸的腰,在一片闪光灯海中结束了采访。
结束采访后的四人在花园里集合,狮子王刚到就急不可耐的扯掉领结,“我果然还是不喜欢这样的场所啊,之后你们准备去哪?”“回家睡觉。”鹤丸打着哈欠回答,三日月也点头附和,“光忠呢?”“我有个从美国那边过来的朋友让我去陪他。”“这样啊,我也想好好的放松一下,那谁想睡觉的两位就先回吧。”狮子王打趣道,“鹤丸坐我的车过来的,所以麻烦你了三日月。”烛台切打了招呼之后就和狮子王一起离开了。
鹤丸再一次感觉自己被抛弃了,来到三日月车前,鹤丸果断拉开了后座门,却发现后座已经被大大小小的购物袋占满了,“那个是我帮小狐丸买的,你坐副驾驶吧。”三日月看着鹤丸呆楞的表情笑着说,鹤丸自认倒霉的点了点头坐上了副驾驶。
“鹤丸,你有喜欢的人吗?”当车到达红绿灯处时三日月问道,“姑且算是有吧,你呢?”“我的话,有哦。”鹤丸滑动手机屏幕的手指停顿了一下,什么嘛?果然有啊……“是个很出色的女孩子吧?”“嗯,很出色。”三日月的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一抹微笑,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狭小的空间里顿时只剩下窗外呼啸的风声和车内电台的声音,鹤丸望着窗外的夜色却突然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到达目的地后,鹤丸道了谢正准备下车,却被三日月一把拉了回来,身体瞬间被束缚进一个有力的怀抱,未尽的语声被淹没在满是情意的吻里,微冷的舌滑入口中,鹤丸忘记了挣扎怔怔地看着已闭上双眼,仿佛享受着的三日月,随后干脆也闭上了眼。吻毕,鹤丸舔了舔嘴唇。嗯?好像有抹茶的味道。三日月看着鹤丸舔唇的动作,双眼微眯,凑上前去又在鹤丸的嘴唇上嘬了一下,“好甜,不过我喜欢,抹茶味的。”
终于意识到三日月对自己做了什么的鹤丸反倒没有生气而是垂下头低声说:“如果你只是玩玩的话,我倒不是不可以陪你,毕竟我们现在算是朋友吧。”“我要怎么说你才明白呢?这样总可以了吧。”三日月面露愠色,从礼服口袋里拿出一枚戒指,“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枚定做戒指,我想与你进行以结婚为目的的交往。”说完抓住鹤丸的手把戒指套了上去,第一次听到这种告白方式的鹤丸彻底懵了。
三日月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拂开鹤丸的刘海,如羽毛般轻盈的吻落在光洁的额头上,“晚安,我的鹤。”
--------------------------tbc-------------------------


糖果与涩舞chapter8

chapter7:http://xxxndashtttop.lofter.com/post/1db43e4a_10cda314
Ps:这章有点长,少女鹤只有在三日月的场合才会上线,平时是成熟鹤
---------------------------------------------------------
鹤丸骗了三日月,后面根本就没有工作在等着鹤丸处理,对于鹤丸来说三日月是个麻烦的存在。在三日月面前自己引以为傲的冷静和游刃有余都形同虚设。自己并非没有谈过恋爱,但真正让自己在意的却一个也没有,按狮子王的话说就是逢场作戏,玩过了就散了。
至于三日月对自己的影响,鹤丸将它归罪于三日月好看的皮囊和所谓的心律不齐。想到这里,鹤丸熄灭了手中的香烟,睡觉去了。
第二天,鹤丸按日程去蓝带厨艺学院授课,结束课程后已经是中午了,在学院食堂解决完午餐后去了常去的农场采集食材,因为鹤丸对食材十分挑剔,所以每次都是自己亲自上阵。做完这一系列工作后,已是下午四点,鹤丸马上驱车来到和烛台切约好的美发沙龙。
两人都做好造型换上礼服后,烛台切掏出怀表看了看时间,“你开场时间还有两个半小时,你的甜品到会场了吗?”“我估计应该到了,摆盘也是提前做好的,话说你为什么要戴怀表?”鹤丸盯着烛台切手中的怀表一脸无语,“我不想戴手表,比起这个我们还是先把晚餐解决了吧,对面的那家感觉看起来还可以。”烛台切望着对面的餐厅说道。
鹤丸却不以为然,“晚餐就在会场附近的餐厅吃吧。”说完扬了扬手里的车钥匙。
到了会场附近,鹤丸和烛台切从停车场出来后,“规模还是这么庞大啊。”鹤丸看着前方媒体的车辆感叹道,“毕竟每年官方秀场都设在卢浮宫的卡鲁塞勒大厅和杜乐丽花园嘛。”烛台切紧了紧领带走向餐厅。
两人用完餐后,鹤丸再看了一眼时间,“离开场时间八点还有二十分钟。”烛台切点了点头拉着鹤丸快速的向卢浮宫跑去,到了入场口两人交过邀请函才松了口气。
会场复制了巴黎古典气息的街景,带着温暖光线的路灯和层叠楼梯,两旁鳞次栉比的复古主义楼房,宛如真景的地铁站,各种商店铺面都活灵活现,到处都摆放着罗马雕像,到场的客人都坐在小酒馆的桌子周围,好像户外用餐一样,完全是真实还原。
鹤丸和烛台切坐到自己的指定位置,望着桌子上的甜点摆盘,烛台切对鹤丸竖起了大拇指,黑白巧克力制作的logo造型玩转时尚跨界,精选甜点包括巧克力布朗尼、蓝莓芝士蛋糕、树莓马卡龙、抹茶歌剧蛋糕搭配新鲜水果球、嘴唇棒棒糖与爆米花演绎童真童趣。“我推荐这个嘴唇棒棒糖,这个是用血橙做的。”鹤丸举着鲜红的棒棒糖对烛台切说道,烛台切正想去拿,突然有人从后面蒙住他的眼睛,“猜猜我是谁?”“狮子王。”烛台切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
“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这会场的设计都是本大爷的杰作。”拿开手的狮子王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得意的看着两人,“话说三日月也会来会场吧?”“嗯,他已经到了。”两人都无视了狮子王向三日月走来的方向看去,“抱歉,我没有来迟吧。”他笑了笑轻声说道,“是个美人呢……”“什么?”三日月疑惑地看着狮子王,“我是说还有两分钟开场。”狮子王心虚的移开视线回答,“反正还没开始,我们来聊会天吧。”狮子王为挽救这一尴尬的局面开口提议道,“已经开始了。”鹤丸指了指T台上的主持人,“既然来了就别聊天了,好好看展。”鹤丸这么说只是想避免与三日月有过多的言语接触,今晚他已经做好无视三日月的准备了。

糖果与涩舞chapter6

chapter5:http://xxxndashtttop.lofter.com/post/1db43e4a_fdf8df2

(内附1-4章节链接)

---------------------------------------------------------------------------------------------

  当鹤丸从睡梦中醒来时,眼前一片漆黑,反应了一会才发现头上的VR还没有取下来。取下来后,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射进来,这时候正是早上八九点钟,太阳正被薄云缠绕着,照耀着白茫茫的大地,反射出银色的光芒,耀得人眼睛发花。受到了强光刺激,疲劳的双眼只感到一阵胀痛感袭来,鹤丸立即起身拉上了厚重的窗帘,揉了揉眼睛,视野才逐渐恢复清晰。

  身旁的狮子王顶着一头乱发正在搅拌着麦片,嘴里却不停的打着哈欠,“今天的早餐是方面包和甜甜圈。”烛台切将涂好黄油的面包放在鹤丸面前,看着还在发呆的鹤丸,烛台切伸手覆上了鹤丸的头顶轻笑着催促道:“快点洗漱完过来吃早餐,昨天我们不是约好了要去找三日月宗近吗?”鹤丸点了点头,慢悠悠地向洗手间走去。

  看着鹤丸从自己的视野里消失,烛台切才将自己的目光放回到桌上的杂志上,上面正是三日月的专访,“三条家的少爷吗.....狮子王你对三日月宗近有什么了解吗?”说完抬眼看着狮子王等待回答,狮子王眨了眨眼睛随即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谈不上了解吧,只是经常听小狐丸提起,是个十分温和有礼的人,毕竟出身名门,但从放弃继承家业自己出来单打独斗这点可以看出是个十分有个性的少爷呢,说起来小狐丸也是这样,放着好好的少爷不当反倒出来当作家,光忠,能和这样的人合作你应该庆幸自己赚到了。”说完一口将杯中剩下牛奶饮尽,“狮子王,就算你这样喝牛奶也不能长高哦。”洗漱完的鹤丸走上前笑着拍了拍狮子王的肩头道,“我不矮好吗?我就不陪你们去找三日月宗近了,我还有客户要见。”说完狮子王拿起沙发上的外套便离开了。

  “你们刚刚在聊什么?”坐在蒲团上的鹤丸盯着茶几上的杂志问道,“没什么,一些明星八卦而已,这个甜甜圈很好吃哦。”说着烛台切将装甜甜圈的纸袋和牛奶一并推到鹤丸面前,鹤丸也没有起疑心,伸手从纸袋里拿了一个甜甜圈小口吃起来,目光却不由自主被杂志封面上的三日月宗近五个字所吸引,抬头看到在微风中飘荡的白衬衫时不由得红了脸。

  此时的三日月这边刚送走出版社的人,拍了拍因为长时间微笑而僵硬的脸颊,瘫倒在了身后的沙发上,身体呈大字型展开。手臂却不小心压到在一旁歇息的幼猫,被压到的幼猫发出不满的叫声,察觉到的三日月微微抬起手臂,幼猫责备的看了一眼三日月迅速地从三日月身边逃开,“对不起。”三日月望着远去的幼猫轻声说道,幼猫似是听懂了三日月的话,停下了脚步,开始慢慢走回来。

  这时候门铃的声音突然响起,幼猫听到后飞也似的逃回窝里,眼里满是警觉,三日月慢慢起身,调整了一下状态,脸上再次出现了官方式的微笑向玄关走去,“三日月先生,我是烛台切光忠,冒昧来访实在是抱歉.....”不等烛台切说完三日月便打开了门,看到鹤丸的一瞬间,三日月问候的话语停在了嘴边。一直低着头的鹤丸听到开门的声音抬起头正好对上了三日月染上笑意的目光,两人的目光接触虽然只有极短的一瞬,可鹤丸只觉一阵眩晕袭来,脸上也有热意在不断攀升,空气就像是凝固了一般,只剩下怀中装衣服的袋子被揉捏的声音。“那个.....三日月先生?”烛台切的出声打破了这尴尬的境地,“不好意思,请进。”三日月收回目光后笑着继续说道,得到许可的两人跟着三日月走了进去。

  “这是昨天你借给我的衬衫,我已经把它洗干净了。”鹤丸从怀里拿出袋子递给三日月,三日月看着袋子上的褶皱和鹤丸泛红的指尖笑着接过了袋子,“三日月先生,我这次来主要是想和你谈一下这次时装发布会出展的事,另外鹤丸也参与了我们的合作帮助我们宣传,时装发布会会在近两日开始举办,持续时间一个月。”谈话间隙三日月一直在偷瞄鹤丸,鹤丸好看的瞳孔一直在四处打望,双手放在腿间不停地绞着手指 ,接触到他的目光时也会马上错开,这让三日月觉得鹤丸越发的可爱,目光也越发柔和。

“这是给你的邀请函,届时请你一定要到场。”谈话终于接近尾声,烛台切掏出邀请函放在了桌面上,三日月才收回自己的思绪微微颔首,烛台切整理了一下袖口开始向玄关处走去,鹤丸站起身正欲跟着离开,却被三日月叫住:“鹤丸你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吗?”“没有,今天我休息。”鹤丸楞了一下回道,“那就勉为其难地再为我工作一下吧。”说着三日月竟然伸出一只手作邀请姿势,远处的烛台切意识到他们在说什么以后,为了拯救处于尴尬境地的自己,选择了快速离开并带上了门。

  看着烛台切消失在门外,鹤丸才认命般的转过身,与三日月并肩向楼上的工作室走去。

  

  


糖果与涩舞chapter5

画家爷X甜点师鹤

chapter4:http://xxxndashtttop.lofter.com/post/1db43e4a_fbf971b

chapter3:http://xxxndashtttop.lofter.com/post/1db43e4a_fa4372b

chapter2:http://xxxndashtttop.lofter.com/post/1db43e4a_f861b38

chapter1:http://xxxndashtttop.lofter.com/post/1db43e4a_f8206f7

PS:本章光忠登场(至今没捞到光忠的某审内心OS:光忠你快来吧,本丸的厨房需要你)

我大概得了一种只会在深夜更新的病

-----------------------------------------------------------------------------

  夜晚的巴黎比白天更有魅力,夜晚的巴黎不是沉睡的。巴黎人称他们的城市为“光之城”,巴黎市有一项特殊的法律,要求临街的商家要在关门之后保留自己橱窗的灯光,埃菲尔铁塔和卢浮宫等标志性建筑物上面的装饰灯光至少要亮到午夜以后,令人眼花缭乱的霓虹灯和街头自由音乐家的演奏拉开了巴黎夜生活的序幕。

  穿梭于这座不夜城中,鹤丸拿起手机拨通了烛台切光忠的电话,“喂,光忠,你在哪?”“在家,欢迎来蹭饭,”烛台切光忠的语气里满是对弟弟的宠溺,“知我者,光忠也,等着我啊。”说完鹤丸便挂断了电话。

  到达烛台切家门前,夜风从衬衫宽大的袖口处灌进来,鹤丸打了一个寒颤伸出手颤悠悠地按响了门铃,随后光忠便打开了门让鹤丸进来。鹤丸走到了客厅里,映入眼帘的便是悠闲地躺在沙发上吃着薯片的狮子王,狮子王听到脚步声后坐起身来,看见站在面前的鹤丸,非常不给面子的笑出声来,“这是谁的衣服啊?”鹤丸没好气的瞥了狮子王一眼,扯过狮子王身上的薄毯裹在身上顺便坐了下来,“小狐丸哥哥三日月宗近的。”

  听到这句话,狮子王往嘴里喂薯片的动作也停了下来,一脸错愕地望着鹤丸,“你...你们俩,”“你在想什么?我在他那喝咖啡,结果我不小心把咖啡洒在衣服上了。”鹤丸恼羞成怒地打断了狮子王的臆想,“别生气嘛,我还不是为我们家小鹤鹤着想啊。”鹤丸听后,拿起抱枕就往狮子王身上砸。狮子王正准备还击,却被光忠阻止了,“你们两个别玩了,快去洗手,洗完后到饭厅吃饭。”两人听后,马不停蹄的向洗手间跑去,目送两人远去,光忠才放心的回到厨房。

  “哇,是火锅,”率先洗完手的狮子王扑到餐桌旁惊叹道,锅里放着各式各样的时令蔬菜,旁边是红白相间的肉类拼盘。随后到的鹤丸却把事视线放在了一旁的寿司拼盘上,刚出锅的热米饭混着米醋被紫菜包裹成一块块寿司再搭上各类食材,有甜虾,鲑鱼,金枪鱼,还有北极贝等生食材。

  等主人光忠入座后,耐不住饥饿的狮子王把魔爪伸向了火锅,夹住烫好的牛肉片便捞了出来,薄薄的牛肉片烫过后,放入嘴里入口即化,滋味十足,“光忠,你这么好的厨艺当一个服装设计师简直浪费,”狮子王满足的喟叹道,“我没有转行的打算,”正在配菜的光忠头也不抬地回道。一旁的鹤丸并没有参与对话而是夹起一个寿司放进嘴里细细咀嚼起来,辣味十足的芥末和酱油混合着甜虾的鲜味,美味十足。

  “我听小狐丸说你在她哥哥那当模特,是吗?”狮子王冷不丁的问道,“嗯,”鹤丸对狮子王的问题并没有感到意外,反倒是光忠被吓得差点打翻一旁的果汁,“是三日月宗近吗?”看着光忠略显惊讶的表情,鹤丸感到一丝疑惑,“怎么了?”

  “他是我最近要合作的对象,我受法国时装协会的邀请参加这次的巴黎时装周,为此我必须拿出好的参展作品,所以我同时也需要鹤丸你的帮助。”光忠语气无比坚定地说道,“可以啊,正好有机会可以接触一下时尚圈的大佬们,何乐而不为呢。”鹤丸咽下最后一口寿司笑着回道。

  晚餐的最后以一杯清茶作为结束,狮子王想着三人好不容易有这样清闲的时候,便让光忠把VR拿出来,三人联机打游戏,戴上去的那一刻三人意识到了今晚将是一个不眠夜......

------------------------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