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与涩舞chapter11

chapter10:http://xxxndashtttop.lofter.com/post/1db43e4a_11022c62

画家爷X甜点师鹤
这周因为突然加了些剧情进去,所以上次说的肉就推迟到下周了....
Ps:大包平出没
--------------------------------
     下午三点,两人登上了前往加拿大的飞机,鹤丸望着舷窗外灼眼的阳光摘下了口罩,“天气这么热还要搞什么变装。”

      一旁的三日月也脱下了帽子顺便把遮光板放了下来,“毕竟也算是公众人物嘛。”感觉到四周探寻的眼光,鹤丸撇了撇嘴无言,抽出报刊架上的杂志翻起来。
      目光移到杂志上加拿大的地图。

     “我们这次具体飞加拿大的什么地方?”
      “亚伯达省。”
      “算上飞行时间接近十小时,三日月,这十小时怎么过啊?”
       简短的对话过后,两人面面相觑,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两人打了两个小时的uno ,吃过飞机上提供的便餐,又玩了两个小时的大富翁,最后低头看了看手表,看到时间差不多了才开始收拾。
        “我们两个现在这样好像高中生在修学旅行啊,”意识到今天干了什么的鹤丸扯下脸上的白条笑着说道。

        “嗯,不过我上学那会儿打uno牌的时候就没输过,所以那时候我从不差买零食的钱。”正低着头整理游戏纸币的三日月回答。“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三日月。”鹤丸调笑道,三日月整理完后抬眼看着鹤丸,“怎么?我在你心里那么完美吗?”   鹤丸一时无言以对,裹紧身上的毛毯背对着三日月躺了下来,耳根处一片潮红。

       三日月看着鹤丸的举动只觉得可爱,索性也跟着钻进毛毯,手隔着薄薄的衣物轻抚着鹤丸的脊背,掌心传来的温度使鹤丸感到安心,如同给猫咪顺毛的动作让本是清明的头脑也逐渐被睡意侵蚀。

        舷窗的遮光板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月光穿过舷窗静静地泻在机舱里,又清又冷,如流水一般,将机舱内的一切事物点缀得斑驳陆离,狭小的空间里只剩下彼此平稳的呼吸声。
        “今晚的月色真美啊……”三日月轻声呢喃道,“嗯...”似是为了回应三日月,鹤丸往三日月的怀里缩了缩。维持着相拥的姿势,三日月也进入了睡眠。
直到两人被机舱内刺耳的广播声所吵醒,鹤丸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望着舷窗外陌生的机场才意识到自己到了加拿大,“我们这是在哪?““温哥华。”穿好外套的三日月伸出手一把将昏昏欲睡的鹤丸拽了起来,整理完毕后两人随着人群离开了机舱。
       “这该死的时差。”走出舱门的鹤丸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在温哥华上午耀眼的阳光下不紧不慢地跟在三日月后面低声抱怨着,忽然三日月停了下来,使得低着头的鹤丸撞到了他背上,“好疼,三日月,你在干嘛?”
         顺着三日月的目光望去,一个红发的青年靠在一辆越野车旁向他们打招呼,待到鹤丸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被三日月带到红发青年面前了,“这是大包平,是个探险家,另外这家伙打篮球很棒。”

        三日月在一旁做着介绍,大包平摘下墨镜斜睨着鹤丸,“你就是鹤丸?”“嗯。”鹤丸直视着对方银灰色的瞳孔点了点头,“莺丸经常跟我提起你。”

        听到大包平提起莺丸,鹤丸才意识到这大概就是莺丸那个经常漂泊在外的男友了,“你为什么不经常回来看一下莺丸呢?”鹤丸向大包平提出了疑问,“因为工作的原因啊,探险家就是满世界乱跑嘛,要聊天到车上聊,你们不是要去落基山脉吗?”大包平开始有那么些不耐烦了。

       “那拜托了。”三日月拉开后座的门让鹤丸坐了进去,自己跟随其后。
       一路上三日月一直和大包平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不想加入的鹤丸开始欣赏起沿路的风景来,沿途可见亮丽的湖泊,陡峭的山壁,积雪的山峰、冰河,还有不少野生动物和奔流的飞瀑。

        看到这些景象鹤丸忍不住拿出单反相机开始拍照,正拍得兴起,冷不防听到一句:“平时这里会有不少野狼和熊类哦,所以最好不要一个人出去乱晃哦。”鹤丸毫不客气的向身旁的三日月甩了一记眼刀,“你没事吓别人干嘛,观光区还是有管理人员在管制的,更别提你们住的酒店那一带了,这么多年了只有腹黑这点你没变。”大包平一脸无语的透过后视镜盯着三日月笑脸盈盈的脸吐槽。
      于是三人就在玩笑中度过了这段车程,终于到达酒店门口,两人将行李递给门童,登记完房间后,两人又坐上大包平的车去了附近小镇。




糖果与涩舞chapter6

chapter5:http://xxxndashtttop.lofter.com/post/1db43e4a_fdf8df2

(内附1-4章节链接)

---------------------------------------------------------------------------------------------

  当鹤丸从睡梦中醒来时,眼前一片漆黑,反应了一会才发现头上的VR还没有取下来。取下来后,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射进来,这时候正是早上八九点钟,太阳正被薄云缠绕着,照耀着白茫茫的大地,反射出银色的光芒,耀得人眼睛发花。受到了强光刺激,疲劳的双眼只感到一阵胀痛感袭来,鹤丸立即起身拉上了厚重的窗帘,揉了揉眼睛,视野才逐渐恢复清晰。

  身旁的狮子王顶着一头乱发正在搅拌着麦片,嘴里却不停的打着哈欠,“今天的早餐是方面包和甜甜圈。”烛台切将涂好黄油的面包放在鹤丸面前,看着还在发呆的鹤丸,烛台切伸手覆上了鹤丸的头顶轻笑着催促道:“快点洗漱完过来吃早餐,昨天我们不是约好了要去找三日月宗近吗?”鹤丸点了点头,慢悠悠地向洗手间走去。

  看着鹤丸从自己的视野里消失,烛台切才将自己的目光放回到桌上的杂志上,上面正是三日月的专访,“三条家的少爷吗.....狮子王你对三日月宗近有什么了解吗?”说完抬眼看着狮子王等待回答,狮子王眨了眨眼睛随即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谈不上了解吧,只是经常听小狐丸提起,是个十分温和有礼的人,毕竟出身名门,但从放弃继承家业自己出来单打独斗这点可以看出是个十分有个性的少爷呢,说起来小狐丸也是这样,放着好好的少爷不当反倒出来当作家,光忠,能和这样的人合作你应该庆幸自己赚到了。”说完一口将杯中剩下牛奶饮尽,“狮子王,就算你这样喝牛奶也不能长高哦。”洗漱完的鹤丸走上前笑着拍了拍狮子王的肩头道,“我不矮好吗?我就不陪你们去找三日月宗近了,我还有客户要见。”说完狮子王拿起沙发上的外套便离开了。

  “你们刚刚在聊什么?”坐在蒲团上的鹤丸盯着茶几上的杂志问道,“没什么,一些明星八卦而已,这个甜甜圈很好吃哦。”说着烛台切将装甜甜圈的纸袋和牛奶一并推到鹤丸面前,鹤丸也没有起疑心,伸手从纸袋里拿了一个甜甜圈小口吃起来,目光却不由自主被杂志封面上的三日月宗近五个字所吸引,抬头看到在微风中飘荡的白衬衫时不由得红了脸。

  此时的三日月这边刚送走出版社的人,拍了拍因为长时间微笑而僵硬的脸颊,瘫倒在了身后的沙发上,身体呈大字型展开。手臂却不小心压到在一旁歇息的幼猫,被压到的幼猫发出不满的叫声,察觉到的三日月微微抬起手臂,幼猫责备的看了一眼三日月迅速地从三日月身边逃开,“对不起。”三日月望着远去的幼猫轻声说道,幼猫似是听懂了三日月的话,停下了脚步,开始慢慢走回来。

  这时候门铃的声音突然响起,幼猫听到后飞也似的逃回窝里,眼里满是警觉,三日月慢慢起身,调整了一下状态,脸上再次出现了官方式的微笑向玄关走去,“三日月先生,我是烛台切光忠,冒昧来访实在是抱歉.....”不等烛台切说完三日月便打开了门,看到鹤丸的一瞬间,三日月问候的话语停在了嘴边。一直低着头的鹤丸听到开门的声音抬起头正好对上了三日月染上笑意的目光,两人的目光接触虽然只有极短的一瞬,可鹤丸只觉一阵眩晕袭来,脸上也有热意在不断攀升,空气就像是凝固了一般,只剩下怀中装衣服的袋子被揉捏的声音。“那个.....三日月先生?”烛台切的出声打破了这尴尬的境地,“不好意思,请进。”三日月收回目光后笑着继续说道,得到许可的两人跟着三日月走了进去。

  “这是昨天你借给我的衬衫,我已经把它洗干净了。”鹤丸从怀里拿出袋子递给三日月,三日月看着袋子上的褶皱和鹤丸泛红的指尖笑着接过了袋子,“三日月先生,我这次来主要是想和你谈一下这次时装发布会出展的事,另外鹤丸也参与了我们的合作帮助我们宣传,时装发布会会在近两日开始举办,持续时间一个月。”谈话间隙三日月一直在偷瞄鹤丸,鹤丸好看的瞳孔一直在四处打望,双手放在腿间不停地绞着手指 ,接触到他的目光时也会马上错开,这让三日月觉得鹤丸越发的可爱,目光也越发柔和。

“这是给你的邀请函,届时请你一定要到场。”谈话终于接近尾声,烛台切掏出邀请函放在了桌面上,三日月才收回自己的思绪微微颔首,烛台切整理了一下袖口开始向玄关处走去,鹤丸站起身正欲跟着离开,却被三日月叫住:“鹤丸你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吗?”“没有,今天我休息。”鹤丸楞了一下回道,“那就勉为其难地再为我工作一下吧。”说着三日月竟然伸出一只手作邀请姿势,远处的烛台切意识到他们在说什么以后,为了拯救处于尴尬境地的自己,选择了快速离开并带上了门。

  看着烛台切消失在门外,鹤丸才认命般的转过身,与三日月并肩向楼上的工作室走去。

  

  


第一次板绘摸鱼献给我最爱的cp三日鹤,一直想看他俩穿狗崽的衣服

ps:网易你欠我一个狗子/(ㄒoㄒ)/~~

糖果与涩舞chapter5

画家爷X甜点师鹤

chapter4:http://xxxndashtttop.lofter.com/post/1db43e4a_fbf971b

chapter3:http://xxxndashtttop.lofter.com/post/1db43e4a_fa4372b

chapter2:http://xxxndashtttop.lofter.com/post/1db43e4a_f861b38

chapter1:http://xxxndashtttop.lofter.com/post/1db43e4a_f8206f7

PS:本章光忠登场(至今没捞到光忠的某审内心OS:光忠你快来吧,本丸的厨房需要你)

我大概得了一种只会在深夜更新的病

-----------------------------------------------------------------------------

  夜晚的巴黎比白天更有魅力,夜晚的巴黎不是沉睡的。巴黎人称他们的城市为“光之城”,巴黎市有一项特殊的法律,要求临街的商家要在关门之后保留自己橱窗的灯光,埃菲尔铁塔和卢浮宫等标志性建筑物上面的装饰灯光至少要亮到午夜以后,令人眼花缭乱的霓虹灯和街头自由音乐家的演奏拉开了巴黎夜生活的序幕。

  穿梭于这座不夜城中,鹤丸拿起手机拨通了烛台切光忠的电话,“喂,光忠,你在哪?”“在家,欢迎来蹭饭,”烛台切光忠的语气里满是对弟弟的宠溺,“知我者,光忠也,等着我啊。”说完鹤丸便挂断了电话。

  到达烛台切家门前,夜风从衬衫宽大的袖口处灌进来,鹤丸打了一个寒颤伸出手颤悠悠地按响了门铃,随后光忠便打开了门让鹤丸进来。鹤丸走到了客厅里,映入眼帘的便是悠闲地躺在沙发上吃着薯片的狮子王,狮子王听到脚步声后坐起身来,看见站在面前的鹤丸,非常不给面子的笑出声来,“这是谁的衣服啊?”鹤丸没好气的瞥了狮子王一眼,扯过狮子王身上的薄毯裹在身上顺便坐了下来,“小狐丸哥哥三日月宗近的。”

  听到这句话,狮子王往嘴里喂薯片的动作也停了下来,一脸错愕地望着鹤丸,“你...你们俩,”“你在想什么?我在他那喝咖啡,结果我不小心把咖啡洒在衣服上了。”鹤丸恼羞成怒地打断了狮子王的臆想,“别生气嘛,我还不是为我们家小鹤鹤着想啊。”鹤丸听后,拿起抱枕就往狮子王身上砸。狮子王正准备还击,却被光忠阻止了,“你们两个别玩了,快去洗手,洗完后到饭厅吃饭。”两人听后,马不停蹄的向洗手间跑去,目送两人远去,光忠才放心的回到厨房。

  “哇,是火锅,”率先洗完手的狮子王扑到餐桌旁惊叹道,锅里放着各式各样的时令蔬菜,旁边是红白相间的肉类拼盘。随后到的鹤丸却把事视线放在了一旁的寿司拼盘上,刚出锅的热米饭混着米醋被紫菜包裹成一块块寿司再搭上各类食材,有甜虾,鲑鱼,金枪鱼,还有北极贝等生食材。

  等主人光忠入座后,耐不住饥饿的狮子王把魔爪伸向了火锅,夹住烫好的牛肉片便捞了出来,薄薄的牛肉片烫过后,放入嘴里入口即化,滋味十足,“光忠,你这么好的厨艺当一个服装设计师简直浪费,”狮子王满足的喟叹道,“我没有转行的打算,”正在配菜的光忠头也不抬地回道。一旁的鹤丸并没有参与对话而是夹起一个寿司放进嘴里细细咀嚼起来,辣味十足的芥末和酱油混合着甜虾的鲜味,美味十足。

  “我听小狐丸说你在她哥哥那当模特,是吗?”狮子王冷不丁的问道,“嗯,”鹤丸对狮子王的问题并没有感到意外,反倒是光忠被吓得差点打翻一旁的果汁,“是三日月宗近吗?”看着光忠略显惊讶的表情,鹤丸感到一丝疑惑,“怎么了?”

  “他是我最近要合作的对象,我受法国时装协会的邀请参加这次的巴黎时装周,为此我必须拿出好的参展作品,所以我同时也需要鹤丸你的帮助。”光忠语气无比坚定地说道,“可以啊,正好有机会可以接触一下时尚圈的大佬们,何乐而不为呢。”鹤丸咽下最后一口寿司笑着回道。

  晚餐的最后以一杯清茶作为结束,狮子王想着三人好不容易有这样清闲的时候,便让光忠把VR拿出来,三人联机打游戏,戴上去的那一刻三人意识到了今晚将是一个不眠夜......

------------------------ tbc----------------------------------------------


糖果与涩舞chapter4

画家爷X甜点师鹤  微双狐

chapter3:http://xxxndashtttop.lofter.com/post/1db43e4a_fa4372b

 -----------------------------------------------------------------------------

  按响了三日月家的门铃,不到一分钟门便打开了,“欢迎光临寒舍,请进。”三日月轻笑着侧身让鹤丸进来,鹤丸坐在沙发上环顾四周,发现三日月的家与常人无异,甚至看起来更加简洁。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整个客厅充斥着画作和奇形怪状的摆设只有挂在墙上少许三日月的作品和茶几上厚厚的一摞画集彰显着房屋主人的身份。

  金色的瞳孔像好奇的猫咪一样睁得圆圆的,轻轻的嗅了嗅,空气中还残留着少许空气清新剂的味道。三日月看到鹤丸的反应笑出了声,鹤丸听到笑声后扭头看向三日月,露出疑惑的表情。

  “没什么,作为见面礼请收下这个。”三日月拿出一本画集递给鹤丸,是三日月即将出版的《残月集》的样本,里面还夹着一副鹤丸的肖像画。鹤丸接过画集后才想起自己也准备了见面礼,连忙将蛋糕拿给三日月,三日月打开包装盒后,映入眼帘的便是造型独特的年轮蛋糕,冷却的巧克力酱勾勒出内里的层层纹路,用银刀切开,金黄的内里便露了出来,鼻息间瞬间充满甘甜的气息。  三日月从厨房里拿出瓷盘将两人份的蛋糕装好,将其中一份蛋糕和咖啡一并放在鹤丸面前。

  一时间两人都静默无言,客厅里只剩下刀叉碰撞的清脆声音。突然鹤丸感觉有一团毛茸茸的东西在自己脚边乱蹭,被莫名的触感吓了一跳的鹤丸不小心将杯中的咖啡洒了出来,褐色的咖啡洒落在T恤上犹如在白墙上留下恶作剧的脚印一般触目惊心。

  低下头正对上一双金色的猫眼,原来是一只黑色的幼猫,“对不起,鹤丸,不要紧吧?我这里有干净的衣物,”三日月抱起幼猫后关切的问道。鹤丸想着自己不可能就这样穿着脏衣服回去,于是点了点头。

  三日月将鹤丸带进自己的衣帽间,取出一件干净的白衬衫拿给鹤丸掩上门后便坐在沙发上看起了报纸。鹤丸换好衬衫后走了出来,听到关门声,三日月从报纸里抬起头来。三日月的衬衫对于鹤丸来说有些宽大,漂亮的锁骨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紧身牛仔裤更突显了双腿的纤细和修长,腰部优雅的线条在阳光下若隐若现,如瓷娃娃般过分白皙的肌肤让三日月产生了一种鹤丸要与落日的余晖融为一体的错觉,仿佛上帝创造的最精致的作品,好想一直一直就这样看着他,不让他离开。突如其来的想法让三日月本人都吓了一跳,连忙别开眼睛强作镇定。

  “什么时候开始工作?”鹤丸望着窗外收敛了最后一丝阳光的天空说道,“今天因为下午茶的原因耽误了时间,天色已晚,明天再定吧。”三日月宗近看了看手表说道,鹤丸点了点头拿上画册便驱车离开了。

  

糖果与涩舞chapter3

画家爷X甜点师鹤 微双狐

chapter1:http://xxxndashtttop.lofter.com/post/1db43e4a_f8206f7

chapter2:http://xxxndashtttop.lofter.com/post/1db43e4a_f861b38

-----------------------------------------------------------------------------

  次日中午,被饥饿冲昏头脑的鹤丸瘫倒在工作室的懒人沙发上,因为忙于工作,所以忘记吃早餐,整个上午都靠一杯咖啡度过。正在盘算着要不要去光忠家蹭个饭,这时候大门的门铃被按响,鹤丸拖着疲软的脚步下楼去开门。

   打开门,看见小狐丸提着便当盒站在门外,不待小狐丸开口,鹤丸接过便当盒便把小狐丸拉进了客厅,“俗话说得好,来得好不如来得巧,小狐丸你来得正是时候啊。”鹤丸迫不期待地将便当盒放在餐桌上,谁知小狐丸却一把拖过便当盒说道:“你必须帮我一件事,不答应就别想吃。““不吃就不吃,我可以订外卖,“鹤丸放下手中的筷子没好气的回道,“真的不吃吗?这可是我特意让光忠做的,你不吃我就送去给鸣狐了。“小狐丸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盛汤的食盒。

  “什么事?快说......“对美食的诱惑无法抗拒的鹤丸趴在桌上问,“就是昨天我哥想让你当他模特的事,我哥说会给你报酬的。”小狐丸望着无精打采的鹤丸说道,“OK,不过钱就免了,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做事全凭兴趣。””鹤丸把玩着手中的筷子回答,听到鹤丸的回答后小狐丸才将便当盒打开。

   刚打开鹤丸的筷子就伸了进来夹走一只天妇罗就塞进了嘴里,“你又没吃早饭啊。”小狐丸一边说着一边将便当盒推到鹤丸面前,“我只喝了一杯咖啡,一直在忙工作的事情,你有鸣狐给你做,我这个单身狗谁来给我做啊......”鹤丸咬着筷子不满的看着小狐丸,“你可以吃你的作品啊。”小狐丸忍不住笑着回道,“我吃了作品,店里的甜品你来供应吗?大作家。”鹤丸瞥了小狐丸一眼,“开个玩笑嘛,这是我哥的电话和地址,我先走了,你慢用。”小狐丸将便签纸放在桌上便离开了。

   小狐丸离开后,偌大的房子又恢复了它往日的寂静,收拾好餐具的鹤丸蜷缩在沙发上拿起便签纸拨通了三日月的电话,“三日月先生我是鹤丸国永,我考虑好了,我答应做你的模特。”清亮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叫我三日月就可以,今天下午来找我吧。““哦,好的我先去工作了。”挂掉电话之后鹤丸上楼进了工作室。

  推开工作室的门,空气里弥漫着果香与生奶油的味道,午后的阳光将白色的工作室镀上了一层蜜色。靠近工作台,长长的工作台上摆满了食材和器具,宛如疯帽子在做茶会前的准备。围上围裙后鹤丸开始制作给三日月的见面礼年轮蛋糕,因其制作工艺繁复,所以即使是在外购买购买价格也十分昂贵,但其口感极佳也因此成为送人的首选,号称德国蛋糕之王。

  现在的鹤丸正将调制好的原胚慢慢地浇在一根旋转的铁棒上,铁棒下面是燃烧的火焰,待原胚形成的薄皮烤熟后,鹤丸又浇上第二层,反复这个过程直到蛋糕的胚子成型,最后在蛋糕的外层浇上巧克力酱待到其冷却后,便将它取下来放入纸盒包装好前往三日月家中。

糖果与涩舞chapter2(纠错版)

画师爷X甜点师鹤 微双狐

以下是第一章链接

http://xxxndashtttop.lofter.com/post/1db43e4a_f8206f7

PS:爷爷登场了(之前忘记纠错了,真是对不起大家了,下次不会了)

-----------------------------------------------------------------------------

  这是二楼一间靠街边的隔间,拉开门除了招待的客人外,小狐丸居然也在里面,还和对面的客人有说有笑的。“小狐丸?”察觉到鹤丸疑惑的目光,小狐丸打着哈哈,移到对面男子身边坐定,鹤丸面无表情地将托盘摆在男子面前,正准备退下,“等等,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哥三日月宗近,”小狐丸一手抓住鹤丸衣角一手勾住三日月的脖子说道。

  “久仰三日月老师的大名,今天终于见到本尊了,”鹤丸点了点头,礼貌性的伸出手,三日月放下速写本微笑着握住鹤丸的手,“幸会幸会,我早已在电视上目睹过老板你美丽的容颜了。”墨蓝色的双眼微眯着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鹤丸。

  鹤丸听到这句话仿佛有电流自指尖扩散全身一般,条件反射的想缩回手,无奈却挣脱不了。只好向小狐丸投去求助的目光,小狐丸正准备开口,谁知三日月根本不给他机会,“鹤丸先生能否赏脸当我的模特呢?”鹤丸被问得不知所措,耳廓也因为窘迫而有些泛红,日轮般的双眼盯着面前好看的男子。

  三日月也不急着要他回答只是笑着静静的看着他,屋内的时间仿佛停滞了,只听到窗外法国梧桐被风吹过时发出的窸窣声。突然小狐丸手机的振动声打破了屋内的沉寂,小狐丸说了一声抱歉后便快步走了出去。“这时候鹤丸才小声的开了口:“为什么三日月先生要找我呢?专业的模特应该有很多才对......””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比那些模特精致太多,何况吸引我的是你的魅力,我十分中意于你,我觉得你会为我带来无穷的灵感。”三日月品了一口茶说道。

  “嗯......让我考虑一下,您慢用。”说完便离开了隔间,出去时撞见了刚好挂电话的小狐丸,“鹤丸你答应了吗?”鹤丸没有回答他,快步下了楼。小狐丸刚推开隔间的门就听到三日月说:“小狐丸,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让你朋友做我的模特。”小狐丸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只好认命般的点头。

  

糖果与涩舞chapter1

画家爷X甜点师鹤 微双狐

>    PS:爷爷将会在第二章登场

-----------------------------------------------------------------------------

  鹤丸国永在巴黎开了一家甜点店,名叫饴屋,因鹤丸米其林三星甜点师的手艺和店里别具一格的日式风格,此店深受吃货们的喜爱,也成了众美食家的首推,所以从白天到夜间客流从未间断,甚至到打烊前五分钟都还有人光顾。

  但鹤丸并不经常待在店里,只偶尔会到店里给客人做几份小甜点,其他的工作都是在自己的工作室里完成,大部分时间都是拜托狮子王帮他看店,狮子王表示压力很大,作为一名室内设计师每天都有很多图纸要画,之前为鹤丸设计完甜点店的装潢后累得在家躺了一周。鹤丸为此专门在店里为狮子王留了一个设备齐全的房间,但是狮子王有时还是会将这件事推给小狐丸去做,小狐丸无法推辞,只好带着自己的笔电在店里工作,小狐丸的好多著作都是在鹤丸的店里写出来的。

  从莺丸那里拿完茶叶后,看了看手机里的日程表,确定今天没有活动出席后,于是驱车前往店里,鹤丸决定今天亲自招待客人,顺便清理一下最近的账目。

  推开店门,一位常客用蹩脚的日语向鹤丸打招呼:“老板又去茶道家那边了啊?”说着指了指鹤丸手上的纸袋,纸袋上印着莺丸工作室的logo,鹤丸笑着点了点头便去了后厨,将茶叶小心放入柜子里,唤来服务生吩咐一番后,就去了更衣室。

  换上白色的工作服后,用发圈将脑后的碎发绑起,再将袖子挽起,穿上室内鞋后就走了出去。打开用餐区的门,正好撞见正准备开门的小狐丸,鹤丸这才想起没有给小狐丸打电话让他不用过来了,“鹤丸,虽然你来了,但我还不能回去,鸣狐有我家的备用钥匙,他已经上我家去催稿了。”小狐丸工作的眼镜还戴着,看来真是够匆忙的,鹤丸叹了口气,指了指楼上,“去狮子王的房间吧,他不在,”话音刚落小狐丸就夹着笔电冲上了楼。

  鹤丸坐在椅子上清点完账目后,便将手洗净挑了几份单子在工作台前忙碌起来,这时候他注意到最后一份单子令他十分的熟悉,好像自己每次来都能看到这份单子,而且每次都点差不多的团子搭一杯玉露。鹤丸不禁暗忖道:这人怎么搞的?普通的三色团子搭一杯上好的玉露茶。他虽然感到奇怪,做团子的手却没有停下,不过一刻钟一份三色团子就做好了,将事先加工好的茶包放入盛有温水的瓷杯中浸泡两分钟后,便将成品放入托盘上亲自送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