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与涩舞chapter11

chapter10:http://xxxndashtttop.lofter.com/post/1db43e4a_11022c62

画家爷X甜点师鹤
这周因为突然加了些剧情进去,所以上次说的肉就推迟到下周了....
Ps:大包平出没
--------------------------------
     下午三点,两人登上了前往加拿大的飞机,鹤丸望着舷窗外灼眼的阳光摘下了口罩,“天气这么热还要搞什么变装。”

      一旁的三日月也脱下了帽子顺便把遮光板放了下来,“毕竟也算是公众人物嘛。”感觉到四周探寻的眼光,鹤丸撇了撇嘴无言,抽出报刊架上的杂志翻起来。
      目光移到杂志上加拿大的地图。

     “我们这次具体飞加拿大的什么地方?”
      “亚伯达省。”
      “算上飞行时间接近十小时,三日月,这十小时怎么过啊?”
       简短的对话过后,两人面面相觑,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两人打了两个小时的uno ,吃过飞机上提供的便餐,又玩了两个小时的大富翁,最后低头看了看手表,看到时间差不多了才开始收拾。
        “我们两个现在这样好像高中生在修学旅行啊,”意识到今天干了什么的鹤丸扯下脸上的白条笑着说道。

        “嗯,不过我上学那会儿打uno牌的时候就没输过,所以那时候我从不差买零食的钱。”正低着头整理游戏纸币的三日月回答。“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三日月。”鹤丸调笑道,三日月整理完后抬眼看着鹤丸,“怎么?我在你心里那么完美吗?”   鹤丸一时无言以对,裹紧身上的毛毯背对着三日月躺了下来,耳根处一片潮红。

       三日月看着鹤丸的举动只觉得可爱,索性也跟着钻进毛毯,手隔着薄薄的衣物轻抚着鹤丸的脊背,掌心传来的温度使鹤丸感到安心,如同给猫咪顺毛的动作让本是清明的头脑也逐渐被睡意侵蚀。

        舷窗的遮光板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月光穿过舷窗静静地泻在机舱里,又清又冷,如流水一般,将机舱内的一切事物点缀得斑驳陆离,狭小的空间里只剩下彼此平稳的呼吸声。
        “今晚的月色真美啊……”三日月轻声呢喃道,“嗯...”似是为了回应三日月,鹤丸往三日月的怀里缩了缩。维持着相拥的姿势,三日月也进入了睡眠。
直到两人被机舱内刺耳的广播声所吵醒,鹤丸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望着舷窗外陌生的机场才意识到自己到了加拿大,“我们这是在哪?““温哥华。”穿好外套的三日月伸出手一把将昏昏欲睡的鹤丸拽了起来,整理完毕后两人随着人群离开了机舱。
       “这该死的时差。”走出舱门的鹤丸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在温哥华上午耀眼的阳光下不紧不慢地跟在三日月后面低声抱怨着,忽然三日月停了下来,使得低着头的鹤丸撞到了他背上,“好疼,三日月,你在干嘛?”
         顺着三日月的目光望去,一个红发的青年靠在一辆越野车旁向他们打招呼,待到鹤丸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被三日月带到红发青年面前了,“这是大包平,是个探险家,另外这家伙打篮球很棒。”

        三日月在一旁做着介绍,大包平摘下墨镜斜睨着鹤丸,“你就是鹤丸?”“嗯。”鹤丸直视着对方银灰色的瞳孔点了点头,“莺丸经常跟我提起你。”

        听到大包平提起莺丸,鹤丸才意识到这大概就是莺丸那个经常漂泊在外的男友了,“你为什么不经常回来看一下莺丸呢?”鹤丸向大包平提出了疑问,“因为工作的原因啊,探险家就是满世界乱跑嘛,要聊天到车上聊,你们不是要去落基山脉吗?”大包平开始有那么些不耐烦了。

       “那拜托了。”三日月拉开后座的门让鹤丸坐了进去,自己跟随其后。
       一路上三日月一直和大包平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不想加入的鹤丸开始欣赏起沿路的风景来,沿途可见亮丽的湖泊,陡峭的山壁,积雪的山峰、冰河,还有不少野生动物和奔流的飞瀑。

        看到这些景象鹤丸忍不住拿出单反相机开始拍照,正拍得兴起,冷不防听到一句:“平时这里会有不少野狼和熊类哦,所以最好不要一个人出去乱晃哦。”鹤丸毫不客气的向身旁的三日月甩了一记眼刀,“你没事吓别人干嘛,观光区还是有管理人员在管制的,更别提你们住的酒店那一带了,这么多年了只有腹黑这点你没变。”大包平一脸无语的透过后视镜盯着三日月笑脸盈盈的脸吐槽。
      于是三人就在玩笑中度过了这段车程,终于到达酒店门口,两人将行李递给门童,登记完房间后,两人又坐上大包平的车去了附近小镇。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