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节🎑出了辉夜小可爱,于是迫不及待升了四星(表打我)
月亮大人请受小人一拜🙏
祝大家中秋快乐

一周年老来得子,终于抽到超模荒❤️

糖果与涩舞chapter12

chapter11:http://xxxndashtttop.lofter.com/post/1db43e4a_1129b0ba

画家爷X甜点师鹤
这是最后一颗糖,要发刀了,肉的链接在最后(只有图片版)...
Ps:落基山脉是著名同性电影《断背山》的拍摄地
设定:画家爷X甜点师鹤
车子驶进了小镇,因为大包平想独自去给莺丸挑礼物,所以到了中央街道三人就分道扬镳了。
三日月和鹤丸漫步在小镇的街道上,街道两旁保留着19世纪加拿大的建筑风格,各种贩卖精美纪念品的店铺林立,精心雕刻的门框、窗台和阳台上的栏杆上悬挂着的饰物都散发着一种温馨的美,街边热闹的文艺表演给这个童话般的小镇更添活力。
“你有什么想买的吗?”三日月盯着商品架上的纪念品问道,“我没什么特别想买的,狮子王想买的却有一大堆。”鹤丸扬了扬手中的购物清单一脸无语。
于是两人一边购置清单上的物品,一边趁机将整个小镇的每个角落都玩了个遍,顺便还泡了一下温泉放松自己疲惫的身心。
当再回到主街时,已是华灯初上了,这时候三日月却突然提议道:“我们去看星星吧,坐登山缆车上去,目的地是落基山脉半山腰的一处露营地。”听到露营两字,鹤丸突然两眼放光,不等三日月说完就拖着三日月向登山缆车处跑去。
似乎是因为白日的行程劳累了身心,两人无暇欣赏脚下的风景,竟靠着窗边小憩起来。睡了大概三十分钟左右,两人感受到周身的冷意后惊醒过来,感受到缆车不再运作后才明白过来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两人裹紧身上的外套打开车门走了出去,向着对面灯火阑珊的露营地走去。
在老板那里办完了手续,领好帐篷和烧烤用的工具和食材后。两人折返营地开始搭起帐篷,拥有多次野外求生经验的鹤丸快速地搭好了帐篷,看到一旁准备烧烤架的三日月一脸惊讶的样子鹤丸笑着说:“吓到了吗?这些都是小菜一碟。”搭好烧烤架后,两人分工将食材弄好,放在炭火上炙烤,撒上佐料很快便加工完成了。
两人并排坐在一起开始享受丰盛的晚餐,填饱肚子后,鹤丸提出想要去湖边散步,于是两人熄灭了炭火,顺着小径去了附近的小湖。
到达了湖边三日月关掉了手电筒,他和他就这样立在星光荡漾的湖边,仰着头,看繁星,吹夜风。
“我听过一种说法,所有人,好人坏人,老人少年,在仰望星空的时候都能获得内心的宁静。”
三日月回头看鹤丸,眼瞳就像被星空洗过,干净,透彻。
“是。”鹤丸轻声回答,“因为自然是永恒的安全地,人是社会的,但首先是自然的。”
一时间没有人再说话,鹤丸就这样定定的看着三日月。像三日月这样的人,经常眺望远方。那双眼睛总是清澈的,是鹤丸迄今为止见过的最漂亮的眼睛。可能是我喜欢他,才这样觉得吧。鹤丸这样想着竟不自觉的笑出了声,“怎么了?”听到三日月关切的声音鹤丸摆了摆手,“没什么,我们回营地吧,稍微有点冷。”说完拉着三日月往回走。
为了驱寒,鹤丸在营地前燃起了篝火,和三日月并排坐在篝火前喝起酒来,可能太久没有这样放松过了,半小时后,冷藏箱里的冰酒就见底了,三日月看着身边四散的酒瓶和瘫倒在自己身上的鹤丸,扶了扶额,踢开脚下的酒瓶抱起鹤丸进了帐篷。
肉:http://weibo.com/u/5514713243?refer_flag=1005055010_&is_all=1




糖果与涩舞chapter11

chapter10:http://xxxndashtttop.lofter.com/post/1db43e4a_11022c62

画家爷X甜点师鹤
这周因为突然加了些剧情进去,所以上次说的肉就推迟到下周了....
Ps:大包平出没
--------------------------------
     下午三点,两人登上了前往加拿大的飞机,鹤丸望着舷窗外灼眼的阳光摘下了口罩,“天气这么热还要搞什么变装。”

      一旁的三日月也脱下了帽子顺便把遮光板放了下来,“毕竟也算是公众人物嘛。”感觉到四周探寻的眼光,鹤丸撇了撇嘴无言,抽出报刊架上的杂志翻起来。
      目光移到杂志上加拿大的地图。

     “我们这次具体飞加拿大的什么地方?”
      “亚伯达省。”
      “算上飞行时间接近十小时,三日月,这十小时怎么过啊?”
       简短的对话过后,两人面面相觑,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两人打了两个小时的uno ,吃过飞机上提供的便餐,又玩了两个小时的大富翁,最后低头看了看手表,看到时间差不多了才开始收拾。
        “我们两个现在这样好像高中生在修学旅行啊,”意识到今天干了什么的鹤丸扯下脸上的白条笑着说道。

        “嗯,不过我上学那会儿打uno牌的时候就没输过,所以那时候我从不差买零食的钱。”正低着头整理游戏纸币的三日月回答。“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三日月。”鹤丸调笑道,三日月整理完后抬眼看着鹤丸,“怎么?我在你心里那么完美吗?”   鹤丸一时无言以对,裹紧身上的毛毯背对着三日月躺了下来,耳根处一片潮红。

       三日月看着鹤丸的举动只觉得可爱,索性也跟着钻进毛毯,手隔着薄薄的衣物轻抚着鹤丸的脊背,掌心传来的温度使鹤丸感到安心,如同给猫咪顺毛的动作让本是清明的头脑也逐渐被睡意侵蚀。

        舷窗的遮光板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月光穿过舷窗静静地泻在机舱里,又清又冷,如流水一般,将机舱内的一切事物点缀得斑驳陆离,狭小的空间里只剩下彼此平稳的呼吸声。
        “今晚的月色真美啊……”三日月轻声呢喃道,“嗯...”似是为了回应三日月,鹤丸往三日月的怀里缩了缩。维持着相拥的姿势,三日月也进入了睡眠。
直到两人被机舱内刺耳的广播声所吵醒,鹤丸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望着舷窗外陌生的机场才意识到自己到了加拿大,“我们这是在哪?““温哥华。”穿好外套的三日月伸出手一把将昏昏欲睡的鹤丸拽了起来,整理完毕后两人随着人群离开了机舱。
       “这该死的时差。”走出舱门的鹤丸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在温哥华上午耀眼的阳光下不紧不慢地跟在三日月后面低声抱怨着,忽然三日月停了下来,使得低着头的鹤丸撞到了他背上,“好疼,三日月,你在干嘛?”
         顺着三日月的目光望去,一个红发的青年靠在一辆越野车旁向他们打招呼,待到鹤丸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被三日月带到红发青年面前了,“这是大包平,是个探险家,另外这家伙打篮球很棒。”

        三日月在一旁做着介绍,大包平摘下墨镜斜睨着鹤丸,“你就是鹤丸?”“嗯。”鹤丸直视着对方银灰色的瞳孔点了点头,“莺丸经常跟我提起你。”

        听到大包平提起莺丸,鹤丸才意识到这大概就是莺丸那个经常漂泊在外的男友了,“你为什么不经常回来看一下莺丸呢?”鹤丸向大包平提出了疑问,“因为工作的原因啊,探险家就是满世界乱跑嘛,要聊天到车上聊,你们不是要去落基山脉吗?”大包平开始有那么些不耐烦了。

       “那拜托了。”三日月拉开后座的门让鹤丸坐了进去,自己跟随其后。
       一路上三日月一直和大包平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不想加入的鹤丸开始欣赏起沿路的风景来,沿途可见亮丽的湖泊,陡峭的山壁,积雪的山峰、冰河,还有不少野生动物和奔流的飞瀑。

        看到这些景象鹤丸忍不住拿出单反相机开始拍照,正拍得兴起,冷不防听到一句:“平时这里会有不少野狼和熊类哦,所以最好不要一个人出去乱晃哦。”鹤丸毫不客气的向身旁的三日月甩了一记眼刀,“你没事吓别人干嘛,观光区还是有管理人员在管制的,更别提你们住的酒店那一带了,这么多年了只有腹黑这点你没变。”大包平一脸无语的透过后视镜盯着三日月笑脸盈盈的脸吐槽。
      于是三人就在玩笑中度过了这段车程,终于到达酒店门口,两人将行李递给门童,登记完房间后,两人又坐上大包平的车去了附近小镇。




太郎太刀同居30题(太郎X男审)

剧情接上题:http://xxxndashtttop.lofter.com/post/1db43e4a_110240e1
(七)浏览过去的相片
“太郎,我找到一个有趣的东西要不要看一下?”结束完扫除工作的审神者瞥了一眼一旁正在打哈欠的太郎。
“嗯。”太郎点了点头。
“什么嘛,反应真冷淡,这里面可是有你不堪回首的过去哦。”审神者撇了撇嘴从身后掏出一本厚厚的相册放在了沙发上,太郎闻声转过头来,“这是高中时候的相册啊,这你都能找到....”
“大扫除的时候发现的。”审神者一边说着一边将相册打开,刚看到第一张时,审神者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瞬间又关上了相册,“我都不知道我还有这么好看的一面啊。”感受着近在咫尺的呼吸,审神者脸红着默默的移开一段距离,“那...那个,那是以前摄影社的同学拍的,不...不关我的事,怎么说呢,那个时候你不是挺受欢迎的嘛……”说着把头埋得更低。
太郎看着身边缩成一团的审神者笑着摸了摸他的头,接过审神者手里的相册继续翻起来,“啊,这家伙当时是我的梦中情人……”听到这句话的审神者猛的抬起头来夺过相册,“什么?在当时不食人间烟火的你居然有梦中情人?给我看看。”定睛一看,才发现上面是穿女仆装的自己。
审神者顿时恼羞成怒当即抽出照片正准备撕碎时却被太郎拦腰抱住,扭头就对上了一对无辜而又清澈的眼睛,“那是我学园祭时好不容易找你们班上的同学要到的。"审神者心里突然生出一丝莫名其妙的罪恶感来,然而下面这句话让这唯一一丝最后罪恶感也消失殆尽,“就算你撕了,我电脑和手机里都有备份。”
说完伸手将审神者拉进自己怀里顺便夺过照片。维持着被圈在怀里的姿势,审神者抬起头来正好对上了太郎盯着自己的瞳孔,平时有着夺目的金色的双眸,此刻也因为笑意泛上一层蜜色。审神者顿时感受到了一丝暖意仿佛置身于午后的阳光中,舔了舔嘴唇似乎还能感觉到早餐吃的吐司上的蜂蜜残留下来的甜味,不知被什么蛊惑审神者双手勾住太郎的脖子拉了下来顺势吻了上去,用舌头轻轻摩挲着。
看着太郎惊愕的表情,审神者突然感觉很有成就感,更加得寸进尺起来,从舔舐变成了啃咬。当太郎认为审神者会继续时,审神者却松开了他,嘴上挂着的是恶作剧得逞的笑容。
太郎愣了一下,随即故作生气的欺身压上审神者,无视掉审神者惊恐的表情,沉声道:“等下会发生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通知:本人现在因为学业极其繁忙的原因只能在周日或者节假日时更新,有时周日都不一定会更,请见谅🙏

太郎太刀同居30题(太郎X男审)

第五题:http://xxxndashtttop.lofter.com/post/1db43e4a_10e9596e

(六)大扫除
不知不觉就到了大扫除的日子了,太郎看着日历上的红圈和审神者房间里成堆的漫画就觉得一阵头疼,特别是现在漫画的主人还躺在自己身上漫不经心的吃着零食。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太郎把审神者手里的零食拿开,
“是什么纪念日吗?”被拿走零食的审神者非但不恼反而笑着问。
“不是。”
“骗你的,是大扫除的日子对吧?这个给你。”看着太郎无奈的表情,审神者不忍心再逗他,笑着从抽屉里拿出旧报纸折的纸帽子递给太郎。
“今年我打扫高处,你打扫地面。”说完审神者戴上纸帽子心情十分愉快的去了客厅。
目送着审神者下楼,太郎看着手中的纸帽子有些滑稽,犹豫了一下还是戴上了。
突然楼梯间传来脚步声,太郎转过头看着全副武装的审神者笑着出现在自己面前,“太郎,你看我像不像兵长?”“嗯,身高挺像的。”太郎上下打量了一下点了点头,审神者顿时无语,将抹布狠狠地向太郎扔去,留给太郎一个怒气冲冲的背影。
太郎看着站在三角梯上擦玻璃的审神者,笑了笑对他喊道:“小心点哦,兵长。”
“要你管,去给我打扫啊,笨蛋。”审神者没好气地回道。
真是孩子气,但是自己就是喜欢这一点啊。这样想着的太郎拿着清洁用具去了书房。
办事很细致的太郎没有放过书房的任何一个角落,很快便收拾出一堆杂碎的东西,他打点了一下都是些旧杂志还有两套没用过的茶具和一些铁盒子。出于好奇心太郎打开了最大的那个铁盒,一些杂物和一个绘马掉了出来。
啊,这个是我上学的时候帮他求的,这家伙还留着啊。太郎放下绘马看了看其他物品,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些都是学生时代自己送的。
打扫完客厅的审神者也来到了书房,看到散落一地的物品时。瞬间羞红了脸,拔腿就跑,却被太郎抢先一步拉了回来,固定在墙上,审神者目光游离不敢直视太郎的眼睛。
审神者感觉到太郎俯身探了下来,鼻息暖暖的喷到他脸上,他有点慌,紧紧的闭住眼睛,随后便感觉到唇上,就这样好像很久,又好像一瞬,如同雪花落在冰面上的凝结。然后睁开眼就是他的坏笑,手指贴在唇上一脸得意。
“我爱你。”







糖果与涩舞chapter10

久违的更新,我这么怠惰,真是对不起大家了🙏……
chapter9:http://xxxndashtttop.lofter.com/post/1db43e4a_10eb40bf
----------------------------------------------------------
走在巴黎的街头上,鹤丸将身上的风衣微微裹紧了一些,虽然已是一月,但早上的巴黎仍透着些冷意。路过街边的贩卖机时随手投进几枚硬币买了罐装咖啡,因为三日月的事鹤丸昨晚彻夜难眠,而今天让自己放弃补眠的罪魁祸首也是三日月。
鹤丸端着这杯苦味兴奋剂继续往前走,直到走到约定的地点—街道尽头的广场,没有了街边建筑的阻挡,阳光直射在鹤丸身上,也驱散他了最后一点睡意。
鹤丸环顾四周没有发现三日月,于是决定去书店打发一下时间,鹤丸的脚步声似乎惊扰了广场的鸽群,霎时间鸽群纷纷飞散开来,掠过建筑的圆屋顶,消失在空中的流云之间。
待鸽群散尽,那个有着温润笑容的人就在眼前。
“这么早把我叫过来就是让我来陪你喂鸽子的?三日月。”
“别生气嘛,鹤,给你,只喝咖啡不太好吧。”把饲料放下的三日月,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三明治递给鹤丸。
“谢了。”鹤丸接过三明治撕开包装,小口地咬起来。
“谢什么?我是你男朋友啊,比起这个,昨天晚上看推特了吗?”三日月目不转睛地盯着鹤丸。
“看了,是不是展会上的抹茶蛋糕很合口味那条啊?怪不得你昨晚吻我的时候有抹茶的味道啊!”鹤丸红着脸把三明治的包装纸揉成一团砸向三日月。
“抹茶味的吻你不喜欢吗?这可是三日月家独家出品的哦。”三日月轻笑着躲过了纸团。
“谁稀罕,比起这个,你今天下午不是要飞加拿大吗?”
“所以我才来找你啊,我还没招助手嘛,那个,你懂得。”三日月故作俏皮地说道。
怎么办,我想爆粗口。鹤丸扶了扶额,“抱歉,我不懂,如果你想找我告别,打个电话就可以了,没必要把我约出来。”
“我想要你跟我一起去。”
“关于这件事,你得问过我“家长”。”
“家长?”
“就是光忠啊,烛台切光忠,他在我们家可是“妈妈”级别的人物。”
“那我给他打个电话。”说完三日月掏出手机走到一边打起了电话。
一刻钟过后,三日月回来了,“他同意了。”
这家伙用了什么方法?居然能说服那个光忠?本来鹤丸还在想光忠肯定不同意,正在暗自高兴,结果听了三日月的回答,感觉自己再一次被光忠卖了。
“哦,好的,下午机场见。”生无可恋的鹤丸站起身来对三日月做了再见的手势往地铁站的方向走去。

Ps:下集旅行篇,可能会有肉





我没有抗拒过,反而沉迷于其中【滑稽😂】

糖果与涩舞chapter9

chapter8:http://xxxndashtttop.lofter.com/post/1db43e4a_10db1e61
ps:接吻了,告白了,下一章就开始正式交往了•.•
--------------------------------------------------
鹤丸对时装秀并没有多大兴趣,转头看向一旁的狮子王也是意兴阑珊的样子,狮子王吃完了第三个蛋糕后终于忍不住站起身,“我去一下洗手间。”目送着狮子王离去,鹤丸也站了起来,“我也去一下洗手间。”说完快步离开了。
一刻钟后,两人回到了自己的座位,落座间鹤丸不经意的瞟到三日月在吃蛋糕,因为嘴角沾了奶油,所以伸出舌尖舔了一下。看得鹤丸老脸一红,为什么这家伙吃个蛋糕也能这么色情啊。将视线从三日月那里收回后,鹤丸强忍着睡意有一搭没一搭的跟狮子王聊着天,好不容易撑到T台秀结束,接下来还要应对媒体,此时鹤丸的内心是崩溃的。
“好了,鹤丸小朋友快去接受媒体的轰炸吧。”回过神来鹤丸已经置身于媒体的包围圈当中,手上还拿着光忠设计的耳机,身旁站着同样拿着耳机的三日月。
“鹤丸先生,三日月先生你们手上的这款耳机是否就是这次秀场烛台切先生所推出的跨界合作系列的其中一款?”记者把话筒伸向了两人。
“是的。”
“据我所知,两人就是这次的合作方,那请问三日月先生你们这次合作的理念是什么?”
“互相启发,带来意想不到的创新亮点,让两个不相干的元素相互渗透,相互融合,带给消费者不一样的体验。”三日月一脸从容的笑着回答。
“鹤丸先生认为这次跨界合作的益处是什么呢?”又有记者开始向鹤丸提问。
“首先提高了双方品牌的知名度,其次发挥了不同类别品牌的协同效应,实现多个品牌从不同角度诠释用户的特征。”鹤丸说完微微颔了颔首。
“好的,那么我们就期待这款令人向往的耳机能够早日上市。”得到满意回答的记者撤下话筒,举起了相机。
两人面面相觑,片刻后,鹤丸搭着三日月的肩膀,三日月顺势搂住鹤丸的腰,在一片闪光灯海中结束了采访。
结束采访后的四人在花园里集合,狮子王刚到就急不可耐的扯掉领结,“我果然还是不喜欢这样的场所啊,之后你们准备去哪?”“回家睡觉。”鹤丸打着哈欠回答,三日月也点头附和,“光忠呢?”“我有个从美国那边过来的朋友让我去陪他。”“这样啊,我也想好好的放松一下,那谁想睡觉的两位就先回吧。”狮子王打趣道,“鹤丸坐我的车过来的,所以麻烦你了三日月。”烛台切打了招呼之后就和狮子王一起离开了。
鹤丸再一次感觉自己被抛弃了,来到三日月车前,鹤丸果断拉开了后座门,却发现后座已经被大大小小的购物袋占满了,“那个是我帮小狐丸买的,你坐副驾驶吧。”三日月看着鹤丸呆楞的表情笑着说,鹤丸自认倒霉的点了点头坐上了副驾驶。
“鹤丸,你有喜欢的人吗?”当车到达红绿灯处时三日月问道,“姑且算是有吧,你呢?”“我的话,有哦。”鹤丸滑动手机屏幕的手指停顿了一下,什么嘛?果然有啊……“是个很出色的女孩子吧?”“嗯,很出色。”三日月的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一抹微笑,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狭小的空间里顿时只剩下窗外呼啸的风声和车内电台的声音,鹤丸望着窗外的夜色却突然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到达目的地后,鹤丸道了谢正准备下车,却被三日月一把拉了回来,身体瞬间被束缚进一个有力的怀抱,未尽的语声被淹没在满是情意的吻里,微冷的舌滑入口中,鹤丸忘记了挣扎怔怔地看着已闭上双眼,仿佛享受着的三日月,随后干脆也闭上了眼。吻毕,鹤丸舔了舔嘴唇。嗯?好像有抹茶的味道。三日月看着鹤丸舔唇的动作,双眼微眯,凑上前去又在鹤丸的嘴唇上嘬了一下,“好甜,不过我喜欢,抹茶味的。”
终于意识到三日月对自己做了什么的鹤丸反倒没有生气而是垂下头低声说:“如果你只是玩玩的话,我倒不是不可以陪你,毕竟我们现在算是朋友吧。”“我要怎么说你才明白呢?这样总可以了吧。”三日月面露愠色,从礼服口袋里拿出一枚戒指,“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枚定做戒指,我想与你进行以结婚为目的的交往。”说完抓住鹤丸的手把戒指套了上去,第一次听到这种告白方式的鹤丸彻底懵了。
三日月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拂开鹤丸的刘海,如羽毛般轻盈的吻落在光洁的额头上,“晚安,我的鹤。”
--------------------------tbc-------------------------